联系 投稿

廊坊新闻网-主流媒体,廊坊门户

北京“盲井案”开审 5人被控谋杀工友冒充家属索赔

2016-12-13 10:29:27     来源:新浪

昨日,5名涉嫌杀害工友、冒充家属骗取安全生产事故赔偿金的男子在北京三中院受审。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

  昨日,5名涉嫌杀害工友、冒充家属骗取安全生产事故赔偿金的男子在北京三中院受审。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

  诱骗工人到工地打工,将其杀害后伪造事故骗取赔偿,一桩发生在北京的现实版“盲井案”昨日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,马某、吉某支、程某、曲某、吉某则5名被告人,被指控杀害工友后,冒充其家属骗取安全生产事故的赔偿金,涉嫌故意杀人罪受审。

  在庭审中,5名被告人承认杀人索赔同时,均指认对方是“行凶者”或“主谋”。因案情重大、复杂,当天的审理超过8个小时后法官宣布休庭,该案于今日继续审理。

  骗人来务工 杀害后向施工方索赔

  据检方指控,2014年7月中旬,程某等人合谋,决定杀人制造虚假安全生产事故,再冒充家属索取死亡赔偿金。

  同年7月26日,按照事前分工,程某承包了位于顺义区马坡地区东侧地块2工地的7号楼外墙勾缝工程,作为犯罪地点。并由吉某支将32岁的陈某带到北京,程某将马某、吉某支和陈某三人安排到工地7号楼13层实施高空作业,并由马某、吉某支伺机实施杀人行为。

  8月17日18时许,马某、吉某支在施工过程中,持铁管击打陈某头部后,共同将其从7号楼13层抛至该楼2层的平台,致陈某死亡。经鉴定,陈某系高坠致重度颅脑损伤合并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  后马某等人谎称陈某死于意外事故,隐瞒陈某真实身份谎称其为吉某则,由曲某等人冒充被害人家属,向工地施工方索要赔偿款人民币60万,吉某则为此提供了个人身份复印件用于冒充死者。后曲某等人因担心罪行败露,在未实际获得上述款项的情况下潜逃。

  检方认为,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马某、吉某支、程某、曲某、吉某则刑事责任。其中吉某支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,刑罚执行完毕后,在五年内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,系累犯,应当从重处罚。

  众被告受审 互指对方是“主犯”

  昨天上午,5名被告人被带上法庭。除程某外,其余4人均来自四川省美姑县某村,他们中最大的1974年生,最小的1988年。

  “我来北京的目的不是杀人”,被告人马某说,案发前吉某夫(另案处理)给他打电话说到北京来要“谈生意”,自己和吉某支来到北京后,才参与商量如何杀人骗赔。据马某称,案发前,程某给他安排工地时,告诉他“玻璃没安,后边有个13层的楼,杀人方便。”

  “杀人后,我抬着头,吉某支抬着脚,一起把他扔了下去。”马某说,完事后,他最先联系的是工地负责人。

  然而究竟谁用钢管把陈某打死的?马某和吉某支均指认是对方干的,吉某支说,扔下楼之前,他听到了一声被害人的喘息。

  除了马某、吉某支互相指认对方行凶外,其他三名被告人,均称此事是对方出的主意。“我只是一个中间人,介绍大家认识而已”,被告人曲某称。

  昨日庭审历时超过8个小时,法官宣判休庭后,该案将于今日继续开庭。被告人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将做罪轻辩护。

  案情

  工人坠亡“家属”漠然只谈钱

  索赔一降再降;听说警方做亲子鉴定后失踪

  2014年8月17日19时许,顺义区马坡地区市政路桥工地,在7号楼的装修工程中,工人陈某从13层上坠下身亡。

  这里的装修是负责施工的建筑公司外包给他人的,案发当时,建筑公司老板便接到当事工人马某的电话,得知了事故,对方告诉他,死的人是他的四川老乡吉某则。

  接着,8月22日晚上便来了一拨当地老乡,自称是吉某则的家属,确认了尸体。而8月26日又来了一拨人,自称死者舅舅、妻子等,他们第二天看了尸体,确认是吉某则。建筑公司安全管理员回忆,家属们被安排到顺义的一家宾馆入住,第一拨人并没有谈赔偿问题,而第二拨人则开口便要160万元赔偿款。因建筑公司只同意赔55万,双方谈判到28日,当天下午“家属”把价钱降到100万。29日再次谈判,讨价还价中,“家属”又降到80万。

  “这些‘家属’辨认尸体时表情漠然,尤其是他妻子,一点也不悲伤,都没哭,跟我们处理的一些赔偿情况不一样”,作为证人出庭的工地安全管理员说,当派出所要求将死者孩子带过来做DNA进行比对,“家属”们突然反应激烈,称如不私了就让全村人过来闹事,并把赔偿款降到60万。

  要钱态度急切、要求尽快将尸体火化、听说要亲子鉴定后全体失踪。“家属”们的异常反应引起施工方和警方的怀疑。经过侦查,这起有预谋的杀人骗赔案浮出水面,5嫌疑人被控制。

  追访

  受害人家属要求“杀人偿命”

  提出赔偿丧葬费、生活补助费等170余万元

  翻越山路、坐2个小时的大巴车、打20块钱的出租,再坐20来个小时的火车,被害人陈某的姐姐陈梅(化名)第一次走出被高山夹裹的村庄,来到北京参加庭审。她想知道,迫于穷困出山打工的弟弟陈某的生命,如何成为要挟工地钱财的工具。

  “他们采取残忍的手段杀害同样底层的弱者,这是一种罪恶。”庭前,被害人的代理律师郭能斌表示,家属要求依法追究5人刑事责任,该判处死刑应当判处死刑,同时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,索赔丧葬费、生活补助费等相关损失等共计170余万。

  郭能斌介绍,陈某家住陕西安康的大山中,闭塞、家庭条件困难,近七十岁高龄的陈某父亲,得知儿子遇害后患了严重的精神问题。

  “我们家里几乎没有收入……”提起家庭状况和弟弟,坐在旁听席的陈梅泣不成声。她是家中老大,下边有两个弟弟,陈某最小。2005年在母亲去世后,因家庭条件困难,种了麦子后,20多岁的弟弟就跟同乡出去打工了。

  陈某的舅舅称,山区沟通不畅,在外打工的陈某居无定所,和家人都是单线联系。每当他漂泊得相对稳定了,便往村支部里打个电话,老父亲亲自跑去接,隔几个月父亲会收到他往家里寄的一二百块钱,因为老大、老二都成了家,各家都很困难,这成了老父唯一的生活来源。

  然而,2014年春节后,说了句要南下深圳打工后,陈某便消失了。消息闭塞的山里的一家人最后等来的却是噩耗。

  链接

  “盲井案”时有发生涉多罪名

  电影《盲井》讲述了一起犯罪者诱骗打工者至矿区,将其杀害后制造事故假象,再作为死者家属要求索要赔偿的案件,害人赚钱的故事。

  跟电影《盲井》剧情如出一辙,这种伪造事故骗取赔偿款的案件,近期在全国时有发生。其中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艾某某等74人伪造矿难,骗取赔偿款的案件引起全国关注。

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