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廊坊市委员会主管·《廊坊日报》支持

联系 投稿

廊坊新闻网-主流媒体,廊坊门户

替喝酒替开会 另类官员们找替身干的那些事

2016-12-19 08:25:42     来源:新浪

  原标题:另类官员们找替身干的那些事

  官员有“替身”,这不是发生在电影里。

  据江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,12月1日召开全省、全市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“两个责任”视频培训会。宜春市纪委对会议进行了督查,纪检人员发现,在市主会场参会的宜春市委副秘书长、市委农工部部长雷恩奇未经报批,找了一名“替身”来开会。

  更值得一提的是,这位替会人员不仅迟到,还在会议期间接打电话,直到20分钟后,雷恩奇才赶到会场。

  无独有偶,12月5日,兰州市政府召开保障中央环保督查工作视频会。结果在七里河区分会场,同时有5名“替身”在会场顶替官员开会。之后,这5名官员被给予诫勉谈话、通报批评并作出检查。

替身代替参会

替身代替参会

  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梳理公开报道发现,官员找“替身”开会早已有之,并非是最近的首创。而“替身”的作用,除了开会,还能“替上课”、“替写论文”,甚至“替喝酒”。

  替上课

  “秘书坐满一教室”

  辽宁省委秘书长吴汉圣在接受《人民日报》采访时曾讲述,2013年他在沈阳市委组织部长任上时,曾安排新提拔的领导干部在省委党校培训。

  结果,这批新干部中被发现有两人找“替身”顶包学习,“一个找司机顶,一个让县招商局长替,甚至还让招商局长代他当小组讨论的召集人。”

  吴汉圣得知后大为惊讶,“连组织培训都敢找人替,可见平日自由散漫到了什么程度?”此后两人被严肃处理。

  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领导遇到培训、上课不能“亲自出马”,由秘书担任“替身”的案例时有发生。

  曾有媒体报道,有些官员一方面没有相应学历,一方面又想进一步发展,就着手用权力和公款获取学历。

  “一般情况下,报名、考试、结业时,官员们会亲自出面,平时上课基本上就由秘书代替,甚至有时会出现秘书坐满一教室的滑稽场面。”曾有北京某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透露。

  还有南方某地区驻京办工作人员自曝,他自己是复旦大学研究生学历,毕业后给领导当秘书,工作还不满一年,就被调到驻京办,“平时的工作就是替领导去学校听课、完成作业,还有负责与导师搞好关系”。

  平时不学习,到交作业的时候怎么办?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找“替身”上课的官员,论文也得让人替写。

  2001年被判死刑的沈阳市原常务副市长马向东,其在职期间曾获得了研究生学历。据媒体报道,他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所写的论文,是由秘书组成“写作班子”代劳。

  替喝酒

  “能帮领导代酒,在工作上的确更容易获得信任和重用”

  习近平曾说:“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,广大党员、干部从文山会海和接待应酬中解脱出来,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明显转变,大多数干部觉得解脱了、身心舒畅,家庭也有亲切感了。整天喝得醉醺醺的,舒服吗?”

  有些官员确实知道不舒服,于是,他们找了“喝酒替身”。

  据公开报道,在基层公务接待的酒桌上,有部分官员以“身体不适”为由,让下属接过“喝酒重担”。而给领导当喝酒“替身”的,多为基层公务员。

  “没办法,我也不想喝,但是能帮领导代酒,在工作上的确更容易获得信任和重用。”曾有“替身”抱怨,地方一些领导往往以下属能不能喝酒来判断“这个人是否听话”。

  “一开始不愿意,但是现在觉得这是和领导搞好关系的机会。”一位公务员说,他处在提拔考察期,“巴不得多代领导喝几场酒,争取更多‘被考察’的机会。”

  然而,官员找“替身”喝酒,也有被上级“查获”的失败案例。这名不依不饶的上级,就是原副省级干部、黑龙江亚布力旅游区开发指挥部原副总指挥付晓光

付晓光

付晓光

  2013年7月,付晓光带着包括亲属在内的6名随行人员来到镜泊湖旅游。东京城林业局是镜泊湖景区的管辖单位,当晚,时任该局党委书记孟庆安等人在景区宾馆设宴款待付晓光。

  当时,孟庆安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刚刚从北京看病回来,已经不再饮酒。但当天为了招待付晓光,一席人还是喝起了白酒。

  现场,东京城林业局原科长冯敏章考虑孟庆安身体情况,主动担当“替身”:“我们孟书记有心脏病,喝不了急酒,我替喝吧。”

  但他的举动,被付晓光当场阻止。冯敏章回忆,当时付晓光说:“不行,现在不是你表现机会。”

之后,孟庆安陪同付晓光等人喝了五六瓶白酒。次日清晨,他被发现在宾馆房间内已经去世,经法医鉴定为酒后心脏病发作死亡。

之后,孟庆安陪同付晓光等人喝了五六瓶白酒。次日清晨,他被发现在宾馆房间内已经去世,经法医鉴定为酒后心脏病发作死亡。

  当年12月,付晓光被免职并降为正局级,留党察看一年。

  开会

  有关17条人命的会,也有官员替开

  找“替身”开会,南京溧水区城管局原副局长俞立新算是处罚比较严重的。

  2014年1月25日,南京市市长缪瑞林主持召开全市城建城管环保工作动员大会。时任溧水区城管局副局长俞立新没有请假,而是找了一名“替身”。

  结果,这名代开会的人迟到了10分钟,进场后被市长缪瑞林“逮到”并怒责。缪瑞林当场表态:“从即日起,无论是市委开会,还是市政府开会,凡迟到的,第一,要向监察局说明原因,第二,要罚款,不论原因。”说完后,缪瑞林责成时任溧水区区长谢元回去处理。

  一天后,南京市纪委通报,俞立新被免职、通报批评。

  官员找人顶替开会,还考验了领导的“眼力”。作为一名老公安,广州市政法委书记谢晓丹就曾在开会时一次抓住一串“替身”。

  2013年5、6月,广东佛山、东莞发生两场大火,共致17人死亡。6月13日,广州市召开消防安全委员会扩大会议,时任广州市副市长、公安局局长谢晓丹出席。

  按会议安排,当时广州市公安、建设、城管、工商、文广新局等单位分管负责人均需参加。各单位签到后,谢晓丹过去拿起签到表,看了上面有哪些单位的负责人签名,结果令他十分不满意。